王文華和張明正在2007年創辦公益創投公司:若水,在徵才時,王文華面對一份份的履歷,他談到他用人的標準是:
找「做選擇」的人,而不是「搭便車」的人

(以下內容轉錄/節錄自今週刊20120702)

搭便車 只能隨主流走

因為自省之後,我發現自己從小到大,大部分時間在「搭便車」。意思是我一直走著社會期待的、最主流、最安全的康莊大道。別人替我安排好了路線和車,車來了,我就上,車上都是跟我一樣的人,每個人都覺得旁邊的人比他笨。到站了,我就下,另一班車立刻就來了,毫無延誤、安穩舒服。一切都很順,一切都精準。

一路上,我不需要想、不需要徬徨。一路上,我只要動腦筋,不需要傷腦筋。一路上,我從來不需要為自己做出任何選擇,當然也沒有承受過任何後果。

怎麼可能?我不是選了科系、學校、公司、產業、女友嗎?

但那些並不是真正的選擇。真正的選擇,是選了這個,會失去另一個同等重要的東西。

... ...

我做過一些選擇:從文學改念企管、從美國回到台灣、離開企業界、告別深愛的女友。後來發現:真正為我的人生帶來持久的感受、並產生深刻影響的,都是這些選擇。

只有這些產生巨大摩擦力的「選擇」,直到今天,還讓我覺得真正活著。

因為我親身體會過「做選擇」的深刻感受。所以我在收到的350份履歷表中,仔細尋找當事人「做選擇」的蛛絲馬跡。

... ...

一位剛畢業的男生說他想加入若水,並且願意因此放棄到美國念書的機會。我當下就拒絕了他。

他困惑地看著我,我平靜地回答:
「你有機會到美國念書,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你應該去,練就一身本領。最好畢業後在美國做幾年事,把世界一流的東西學到手。更重要的是要賺一點錢,因為有錢才能把公益做大。先去做這些,再回來做公益。」

「可是我現在就想做公益!」

「你剛畢業,能做什麼?你現在去做公益,只能付出勞力,搞不好還礙手礙腳。你有機會闖蕩江湖,幹麼放棄?到江湖上混一圈,回來會有更大的貢獻。」

「可是我要改變世界、幫助人群。」

「很好!可是你四面看一看,很多立志要改變世界的人,最後都累了、酸了,或瘋了。為什麼?你真的要改變世界,先把資產負債表學好。真的要幫助別人,先充實自己!做公益比賺錢還難,如果連錢都賺不到,怎麼做公益?」

「可是你不是說過,你做公益是為了忘掉自己,現在怎麼又鼓勵我充實自己?」

「因為要先有自己,才能忘掉自己。有了自己再忘掉自己,是耶穌。沒有自己就忘掉自己,是幽靈!」
 

他黯然離開,我後悔話說重了,當晚e-mail給他:

「我知道你渴望改變世界,而且希望現在就發生。但大部分改變世界的人,對這世界都有第一手的、深刻的了解。都曾在現實世界中跌跌撞撞、滿身創傷。因為唯有如此,他們才能找到槓桿,一舉把世界舉起。所以我希望你先去看世界,再回來把世界舉起。

改變世界不是學術辯論,只靠滿腔熱血和清晰思緒。改變世界是要打敗『現狀』這個敵人,要打敗敵人,你必須先與敵人共枕。

所以先捲起袖子,跳進染缸吧!珍惜這個機會,去美國念書、工作、挑燈夜戰、瘋狂加班。去爭權奪利、壯大自己。

在這過程中,你也許忙得沒有時間濟弱扶傾,沒關係。但我希望你在賺錢時偶爾手下留情,給些餘地。你如果夠優秀,贏得勝利,就不用趕盡殺絕。達到目的,未必要人面獸心。

了解這世界的殘酷,並在這殘酷的世界維持些許的人性,是現階段,你能做的最大的公益。」

 

**********************************************************************************

雖然常常在電台看到王文華,但真正前去與他攀談,是為了求證那碗綠豆湯。
 

王文華在我的生命歷程中是一個重要的人。高中時,每週都會特別留意他在中時三四少壯集的連載。受到蛋白質女孩的影響至深,我的聯考作文通篇押韻。
 

前天看到這篇搭便車的文章,反省了一下,想從我的履歷中找出一些「做選擇」的蛛絲馬跡,卻發現自己是個狂搭便車的人。

上大學後,第一件事要求的是自由。但那時的我還無法體會自由與選擇是分不開的(雖然我熱愛著駭客任務),當然更無法了解什麼叫做「對自己負責」(現在都還在努力地了解)。

讓身旁的人推著你走,讓環境影響你,讓所謂的「命運」主導你的人生,最終就變成一個隨波逐流的人。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你會這麼做,是因為大家都這麼做。就像人人都在談論的熱門電影,好像不看就會落伍一樣。

然後你對目前的生活感到不滿,你抱怨、你不開心。因為你不知道你在這裡做什麼。你想著別人誰誰誰,他的生活看起來好棒;你想著如果你不是在現在這裡,可能會有怎麼樣的發展;你想著你想著你想著,但最終你還是沒有成為那個「做選擇」的人。

隨波逐流地搭便車,如果搭到一台好車,流到一個很高的位置,結果可能是站在一個制高點上,然後不知民間疾苦地睥睨著在你之下的人們;如果搭到一台普通的車,結果也許可以獲得跟大家差不多的東西,然後渾渾噩噩地過完這不好也不壞的一生;如果搭到一台爛車,也許變得憤世嫉俗,也許就成為一灘爛泥。

 

現在的我在一台普通車上,然後正努力地讓這台車不要惡化地太快,不要讓自己變成一灘爛泥。當然,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很驕傲地對你說,我下車了(揮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歐馬克

O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倔
  • 我一直坐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普通車~
    btw 美男子的車還OK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