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man  

一位我很喜歡的老師曾說,如果你對一個問題的解答,最後歸因於民族性的話,那實在是個很糟糕的結論。

 

不過不可否認的,民族性這東西,雖然不精確,但似乎確實存在著;身為一個台灣人,我覺得我們的民族性是有著澎湃氾濫的情感。很容易對弱者產生同理心,很容易感同身受,很願意幫助別人。充滿熱血,卻同時習慣透過框架過度簡化事件,然後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充當正義超人,去指責別人的不是。好像我們用太多情緒,用太少腦筋;關心別人太多,卻關心自己太少。

而說到日本的民族性,會讓妳想到些什麼?

創新、進步、整齊、清潔、守禮、有紀律

 

羅馬浴場的故事是一位在工作上遇到挫折的古羅馬浴場設計師,穿越時空來到了現代的日本,並將他在日本澡堂的所見帶回到古羅馬,使他成為當時最著名的浴場設計師。

 

其中兩段對話,讓我印象特別深刻:

主角阿部寬對上戶彩吐露心事,說他其實一無是處,毫無才華,只是個會模仿其他民族的工匠。他的所有"創新"發明,都是學扁臉族的。

上戶彩安慰他說,不是這樣的,你的什麼什麼作品,不是幫助了誰誰誰嗎? 你的什麼什麼作品,不是帶給大家什麼什麼了嗎?

對我來說,這像是日本對自己過去抄襲模仿西方國家的一個辯白;一個有著高度民族自尊的國家,因為時代的落後,而不得不去抄襲模仿先進的技術,為的是能提升本國人民的幸福,解決本國人民的需求。這樣的模仿,是一種必要,nothing to be ashamed of.

讓我感到震撼的是,那段他們被笑稱是 copycat 的過去,逐漸為人所淡忘。而今日日本所給人的印象,竟然是創新與進步。過去紮實的模仿,在時間的發酵後開花結果了。原來全盤的照抄,是能大幅提升自己能力的一種方式。重點是要抄到內在,抄到精髓,而不能只是做個樣子,學個皮毛。兩者的差別大概就像1895年的日本聯合艦隊與清朝北洋水師吧

 

另一段是關於阿部寬的送死之行,他明知說了可能性命不保,卻還是為了自己的良知而不吐不快。上戶彩拚命想把他留下來,於是說:「為了生活,我們國家的人都是選擇忍耐,即使是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也要好好地做。」

阿部寬斥責:「那你們的民族過得真可悲。」

這一段關於個人主義與集體主義的反思,關於良知與和諧的判斷;當我知道這件事不對,我敢不敢 / 會不會 / 想不想 站出來大聲疾呼;也許在團體中會變得醒目,也許會成為眾矢之的,也許得付出代價,但是我對得起自己的良知,我可以有尊嚴、有榮耀地活著。

你是哪一種人呢? 你的反應是:自尊能吃嗎? 還是你覺得我們活著的意義絕對不僅僅只是吃飽而已?

 

之後,阿部寬不解於扁臉族為何要幫助他,卻同時也為他們犧牲小我,講求團隊合作的精神所動容。

林語堂曾說:「中國就有這麼一群奇怪的人,本身是最底階層,利益每天都在被損害,卻具有統治階級的意識。在動物世界裏找這麼弱智的東西都幾乎不可能。」

是啊,我們是奴性很強,但說到認真與團隊合作,好像又差日本人那麼一截。

 

在查找資料的時候看到了這篇文章,我覺得非常值得一讀:羅馬浴場:心之所向,無往不利。除了可以更了解阿部寬,以及拳四郎的笑點外,在文化軟實力的部分寫得真是深得我心啊!!!

 

----

古羅馬時代背景及建築:(from 成大建築傅朝卿教授)

哈德連皇帝與羅馬萬神殿羅馬浴場與帝國晚期建築

 

創作者介紹

歐馬克

O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