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要去美國一趟,前幾天上網申請免簽入境美國,在google打入ESTA,出來的第一筆資料就是"ESTA申請,繁體中文版",我納悶著:奇怪,美國政府怎麼這麼有錢,免簽申請網頁還有預算下Google Ads,這樣每被點擊一次都要被收取廣告費用的耶。我心裡邊滴咕,邊把基本資料給填完,進入到付款頁面之後才覺得:咦,奇怪,怎麼要付$73元啊!!? 外交部的宣傳單上寫的是$14元啊。東看西看了好久,最後才猛然想起:啊,我會不會一開始就進錯網頁了?重新google一次,果然,正式的ESTA是沒有Google Ads的,正式的ESTA是沒有繁體中文的,正式的ESTA收費是$14元。

在我恍然大悟後,我突然有點佩服想到這個點子的人,寫出一個網頁把英文翻譯成中文,買Google Adword,讓這個網頁變成搜尋中的第一個,然後就會有許多申請者被騙進來。待你填完表後,收取你一大筆手續費,然後再幫你去申請。每一份申請書可以賺$59元 (約台幣1740),成本極低,速度極快。想出這個賺錢方法的人,腦筋動得好快,雖然有點賤,但是是個很厲害的機會主義者。

 

2008年的十月,青春吹吹王的單元,那是一個邀請聽眾在大半夜打電話進來吹口哨的惡搞單元,那也是我第一次接到當時就讀建中的高三生阿傑的電話。他說他的目標是台大政治系,因為他想從政,因為他有著遠大的抱負與理想。

四年後我在電視上看到他,用不斷重複的句子,刻意的停頓與抑揚頓挫,近距離地指責年齡足以當他爸的教育部長虛偽、偽善、不知悔改,請部長向學生道歉。

 

當下直覺是很難過的,因為覺得在這位大學生身上,我看不到尊師重道,長幼有序這種身為一個人所應有的美德。當然這是情感面上的個人觀感問題,撇開這個不談。從表演看來,陳同學的上台致詞,除了開頭與結尾在責罵部長偽善、不知悔改,在請部長向學生道歉這兩段是看著部長講話之外,其餘時間,透過鏡頭,我猜不到你是在對誰說話,我不知道你的對象是誰,我感覺不到你演講的動人之處。我知道你很憤怒,我知道你準備置對方於死地,但是我感受不到你的靈魂。那三聲音量漸大的"請你向我們道歉",像國小朗讀比賽般的制式;講完馬上轉頭,急切地發表後續言論,讓我覺得這是個在辯論場上的表演。而爭論 / 咄咄逼人式地演說,是無法服人的。你頂多讓原本就跟你一國的人,覺得看你罵人好爽,但這對未來想從政的你,或是目前參與社會運動的你來說,都不是一個達成目標的好方法。

戰術上的選擇,是我想說的第一點。使用辯士形象,看似滔滔不絕、振振有詞的發言,其實是在損耗溫和的理性潛在支持者。

 

戰略上的目標到底是要凝聚關心新聞自由的力量,聚焦教育公共化議題,還是 (也看起來像是) 要教育部長道歉?如果是前二者,可以好好地反利用此次的"關心"事件來做活動:"我們很好,不用關心;台灣不好,需要關心"、"請教育部長幫我們關心院長"... 等。為什麼社會運動總是要以可憐的、受到壓迫的、被害的形象出現?如果 KONY 2012 這個活動可以藉由影片觸發人們的同理心而狠撈一筆,沒有道理我們還要守著20年前的示威抗議形式--遊行、靜坐與夜宿;在這之外一定有很多充滿創意的好點子;譬如架設偽蘋果日報網站,模擬未來每天都在對中國歌功頌德的新聞。不但可以讓編報的人編得很有樂趣,讀報的人也可以讀得笑呵呵,說不定其中還有商機,可以小賺一筆。或是找朋友拍影片 / 做衣服 / 發起拒看某集團所有媒體的活動 / 找有相同關懷的音樂人辦 concert / 去 kickstarter 集資創辦一間報社 ... 好多好多可以做的事都比在寒風中挨餓受凍來得有力量的多。

你們的武器不是只有抗議,你們的形象不是只能訴諸激情。

 

而如果上立法院,只是為了求個道歉,只是以為鬧大了就會有更多人注意事件本身,只是以為這是一個翻身好機會...

最後結果就是,以這種方式上版面,只會模糊了原本的訴求與焦點,然後陷入社會運動的困境。發現自己不過是顆被利用的棋子,得到了人生中的15分鐘。

 

還有,要別人道歉,不覺得是自己的自尊太大了嗎?

道歉了,然後呢?

 

 

抓到了這個機會,一戰成名後,隨之而來的,也許是一段時間的龐大關心。希望你一切都好。

peace.

 

創作者介紹

歐馬克

O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J
  • / 好多好多可以做的事都比在寒風中挨餓受凍來得有力量的多 /

    真的。
  • jack
  • 或許你可以反對他表達的方式
    但是不可否定的是 他比大多數學生勇敢並且有強烈的信念
    比在鍵盤上的酸民好太多了
  • 的確,他去做了,而我沒有做
    這其中是0與1,無限大的差別。

    OMarc 於 2012/12/05 20:58 回覆

  • Blue Monday
  • 因為在美國讀書之在辦綠卡抽籤的時候也有過類似經驗, 我明明google 是要去美國移民局網站, 自認很會分辨網上詐騙伎倆加上在那之前也辦理過很多次, 但我最後就是進入了一個和移民局幾乎一模一樣的網站(連網站最後也是.gov), 直到我輸入所有我的資料在我準備submit 之前, 出現了跟我要錢的訊息我才驚覺我進錯網站(綠卡抽籤是免費的), 於是我就把網站給關了, 不到三十秒我的手機就響了, 對方那頭說注意到我有在網上填寫綠卡抽籤資料但最後沒有submit 想協助我完成手續...他們快速的服務有把我嚇到..
  • NTHU
  • 1998-3月 溶屍案:清大發生王水溶屍案清大校方沒有道歉。
    2006-8月 前清大校長劉兆玄冷水坑上飲奶精清大校方沒有道歉。
    2012-06-15 性騷擾:清大物理系洪姓教授被控性騷擾女研究生 清大校方沒有道歉。
    2012-11-17 縱火案:清大研究生連續縱火被活逮 清大校方沒有道歉。
    2012-11-02 清大博士製毒 回校精調純度 清大只痛心未道歉

    ※2012-12月 清大學生批評時政。 清大校方鄭重公開道歉。」

    馬克你懂的。
  • justinshh
  • 我很佩服他的勇氣,但是這個社會很複雜,希望他沒有被利用。而媒體也不需要對一個學生那麼苛刻,反觀對有權的上位者似乎輕描淡寫,清大在梅園的號召,在情感面來說仍是讓我感受到這個世代勇敢且有禮貌的選擇表達自己聲音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