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我為【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這部電影配音,因為很好奇最後的成品是什麼樣子,所以在對這部片一無所知的情況下進了戲院。聽這片名,原本以為可能是一部搞笑電影吧,坐進了戲院以後才知道「什麼,這是一部驚悚片!」

不管是喜劇還是驚悚,如果你帶著一顆要看類型電影的心進戲院的話,

那我只能說:「太可惜了。」作者要呈現給你的,much much more

 

這不是一部驚悚電影,所以也請你不要以有沒有被嚇到挫尿來評判它的好壞。在其中是有驚悚的元素沒錯,但主題是對人性的控訴。就像Walking Dead當中,可怕的不是活屍,真正可怕的是人。

 

這部片的劇情是一群霸凌別人的高中生,意外地抓到了一隻吃人的小怪物,把它囚禁起來凌虐。之後大怪物要救小怪物,電影就是關於這群高中生如何應對,如何選擇的故事。

 

吃人的怪物只是它的包裝,電影中真正的怪物是不吃人的。

 

以下有雷,強烈建議你看完電影以後再往下看

(防雷圖)

 

電影的開場很快地先確立了世界觀,這是一個有吃人怪物的世界。(我的配音部分就是墊在電影開場下面) 接著跳到好學生站在講台被全班霸凌一幕,這段的表演會讓人非常出戲,但只要忍耐過去,後面就不會再出現這種感覺。

 

接下來讓我不舒服的點,是本來就設計成要讓觀眾不舒服的:去做關懷老人服務的高中生,玩弄老人。架起爺爺騎馬打仗,抓老奶奶的胸部自拍,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看到這段,心裡一定會產生震撼與衝擊。這些惡劣屁孩的惡劣行徑在影射些甚麼,我們之後再回來討論。

 

霸凌是個最近很常被拍攝的題材,片中一個很淺白的問題是:為了融入,你會不會去做違背本心的事。為求自保,你會不會加入霸凌的行列。這一層意涵非常明顯,相信所有觀眾都能get到。

 

「老師」是九把刀要描繪的第一隻怪物。「任何會把學生隔離開的老師,都很有問題。」讓霸凌事件在自己的班上發生,她所做的卻只是把被霸凌的學生隔離在教室外。也許老師的辯解會是:「我在保護這個學生啊,她如果在教室裡面會被整得更慘。」但是妳把她隔離於群體之外,等於妳直接賦予了霸凌的正當性。可能還有人會說:「你不知道現在的學生有多難管。」要知道,你是一個成人,提供和培養學生正確的人生觀是你的工作。如果你無法管理好你的班級,那你就是一個失職的職員。沒有能力的人,就不要抱怨這份工作難做,請你離開,讓有為者為之。老師身為一個規則制定者與秩序維護者,看著霸凌在自己的班上發生,卻只是撥弄佛珠,眼不見為淨。東方宗教哲學的色即是空、輪迴等概念,傾向對外在的世界採取不抵抗與不作為的態度。佛教著重的是向內修心。但是老師這位虔誠的信徒,卻在學生謗佛時大暴走,巴掌狂甩,在他人面前踐踏學生尊嚴。學生霸凌與向佛老師的反差設計,滿嘴稱佛,但其實心性惡劣的內外對比。我覺得是絕妙的角色和情節設定。

 

剛剛提到那些惡劣高中生的行徑,會令觀眾不舒服,但是看到無能、假道學老師的下場,雖然道德上有種不安,內心卻又隱隱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九把刀在這裡玩轉了觀眾認知,人類的認知系統是以情感優先選邊站的,在接收到訊息之後,會馬上貼上好壞對錯的標籤。霸凌別人又不受教的學生,壞。讓霸凌發生又賞學生巴掌的老師,更壞。殺人,壞。壞人死掉,好。學生殺死老師,怎麼可以!壞人殺死更壞的人,疑?

 

這樣的道德難題貫串了後面整部片,是不是可以凌虐會吃人的怪物?反正它本來就該死,它又不是人,我做這些事情有甚麼關係?導演用這個故事告訴你:有關係,有一天,你這種自以為正義的凌虐與施暴,會反噬你最在乎的人。

 

在觀影過程中,我隱隱約約覺得九把刀要講的不()是霸凌,還有某個更核心的初衷藏在底下。直到大怪物開始對東實高中學生無差別屠殺之後,那些在畫面上激射的血漿,公車上那些因為出演自己作品而成名的演員,被大怪物無情地宰殺,我可以感受到他想要毀滅這個世界的負面能量。

這邊想順便提一下金馬獎最佳男主角亞軍柯震東的表現。雖然只有短短的一個鏡頭,但是你可以看到他做為一個演員的聰明 (我不確定這個動作是出於他自己的即興,還是戲導/鏡頭導演的設計);當所有人都往公車後面擠,露出害怕表情的時候,他做了一個反向突圍的決定。這個動作凸顯了自己,也讓其他的人恐懼更真實,讓整個畫面更有活力。

 

電影拍攝時,正是九把刀處於劈腿事件人生最低潮的時候,你做了一件在道德上會被撻伐的事,你遭受了輿論、媒體無情的攻擊,但同時你也想要保護你愛的人。

 

九把刀說:「因為這怪物會吃人,感覺好像很可怕,在道德上好像忽然之間牠就變得非常非常的低,所以人類抓到牠之後,是不是就可以盡情的欺負牠,因為牠好像會危害到人類的生存。」

 

讓我們把吃人這兩個字,換成劈腿,再重新看一次。

「因為這怪物會劈腿,感覺好像很可怕,在道德上好像忽然之間牠就變得非常非常的低,所以人類抓到牠之後,是不是就可以盡情的欺負牠,因為牠好像會危害到人類的生存。」

 

當初在映後九把刀有到現場,我很幸運地可以直接詢問作者是否有把自己投射在片中的角色中。九把刀很幽默的回應說:「片中沒有(像我)這麼壞的角色,這部片沒有類比之處。」

 

雖然作者本人否認,但當作品產生出來後,借用羅蘭巴特的話:「作者已死」。文本的結構和意義,是由讀者去解構與發現的。

 

怪物是怎麼產生的?因為被巫術下了蠱。對愛情有深刻感受力的人會知道,戀愛是一種暫時性的精神失常,就像被下蠱般,被迷惑了身心。中國傳說若男子對苗女用情不專,則會蠱毒發作身亡。西方認為「巫術是來自肉體的色慾」,怪物就是當年事件的男女主角;其中有一段是好學生在餵小怪物血的時候問了一句:「妳是不是無法變回人了。」讓小怪物憤怒又痛苦地大叫。似乎就是在說「對,我做了這件事情以後就回不去了。」

 

惡霸高中生凌虐小怪物的方式,綁在立柱上、把洞口封起來,都是充滿父權權力符號的象徵。怪物見光死,如同劈腿的地下情一樣。高中生計畫用澆汽油燒死怪物的方式,如同中世紀的獵巫行刑。最後那幕大怪物跳在小怪物身上,試圖擋住陽光對它造成的傷害,試圖解開它的鎖鍊救出它,以及怪物對看時充滿愛意又天真的眼神特寫,十分動人,可惜這一切終是徒勞。

 

回到東實高中的霸凌者,他們其實就是媒體跟記者,表面上的關懷弱勢,其實只是販賣溫情。當男主角問說:「你們到底為什麼要栽贓我/你為什麼要打我啊?」他們的回答是:「因為好玩啊。」好玩啊。大家想看名人八卦啊。我就是想看模範生崩壞,本來要玩死你的,沒想到抓到個怪物。你要知道,要不是有這隻怪物,現在被綁在這上面的是你耶。模範生是好形象的公眾人物,怪物是外遇小三不倫劈腿的名人。抓到了!你劈腿,你自己出現道德瑕疵,不要怪我(媒體)霸凌你啊。

 

在獵殺計畫中,男主角被排在最危險的位置,他不斷表示要換手,其中一句:「我們不是朋友嗎?」最為諷刺。平常(記者)把你當朋友,是因為你有利用價值,是因為你是大作家大導演,可以從你身上挖到大明星的料。但是當你落難發出求救訊號時,呃... 我還是自保重要,不繼續把你往死裡踹,已經是我對你最好的友情證明了。

 

獵殺計畫結束的那一個鏡頭,由下而上拍男主角望向遠方的冷血側臉,其實是令我不寒而慄的。他從一開始做為一個被霸凌的對象,值得同情。後來成為幫兇,你可以說是不得已,畢竟不是人人都有起身反抗的勇氣。但最後這個借刀殺人的復仇計劃,只有昆汀塔倫提諾會同意。

 

電影在這邊就可以結束了,會是一個好的ending,留下滿場坐立難安的觀眾。九把刀自己說,當他逐漸消化掉自己的暗黑能量後,加入了高百合這個充滿希望的角色。這個被隔離在班級外的人,也是拯救所有觀眾心情的角色。獵殺計畫後的螢幕,全篇都用代表染血的紅色濾鏡,空照俯瞰廢棄泳池的一幕,讓我聯想到了電影【告白】。曾經犯錯的主角最後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九把刀自承:「這不是一部怪物電影、這是一部有怪物的電影,我希望這部電影有一些反省性。大家常說他認識的九把刀已經死了 ,但我厚著臉皮活下來了,所以我拍了一部關於後悔、悔恨的電影,希望我們都沒有後悔與悔恨。」

(八卦後記:當年事件的女主角已成正宮,並且還在電影中的新聞畫面聲音播報客串)

 

這是一部單線進行的故事,情節環環相扣,雖然只有一條直線,但是強大的比喻可以讓觀眾的聯想找到出口,提供足夠的刺激。怪物是劈腿的名人男女,霸凌者是媒體與記者,從旁加害者是站在道德制高處的鄉民和正義魔人,老師則是無能無為的主管、機關。最後,到底誰才是怪物?還是在場的各位,都是怪物。

 

以上的喻依與喻體,可能有人會說我是妄想病患者的過度聯想,同樣的,當我每次看到很多膚淺到不行的心得時,也會覺得怎麼有這麼多膚淺的人要秀下限。你想用甚麼取徑去看待一部作品,終歸是要由你自己決定的。

以上,僅提供我自己的觀影樂趣與你分享,希望能給你一點啟發。  

 

 

 

 

創作者介紹

歐馬克

O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