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內含劇情與大量個人觀感,文長慎入)

 

 

最近看了但唐膜的新書《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 

我是個極度排斥恐怖電影的人,但是從他的書中我得到了許多啟發,其中之一是,其實大部分的(類型)電影中幾乎都有恐怖元素。

 

好萊塢是個製造夢境的夢工廠,讓人走進黑黑的劇院中逃避現實,在經歷一場聲光效果秀後,當你走出戲院,看到仍然持續運作的世界,耀眼的陽光,感覺生命真是美好。而他們最常用的手法,就像電影《怪獸電力公司》所隱喻的:怪獸 (電影人) 趁孩子 (觀眾) 沒有防備、不注意的時候,通常是在睡夢中 (在漆黑的戲院中),驚嚇他們 (製造恐懼),然後利用孩子的尖叫聲發電 (販賣恐懼、從中得利)。

 

英雄電影,也許是所有類型電影中最洗腦,也最具文化帝國主義的類型。它讓我們從片名就知道:因為有警探,所以我們不會終極;因為有超人蝙蝠俠浩克蜘蛛人X戰警雷神索爾綠光戰警,所以我們從高樓墜落的時候有人會把我們接起來,坐上失速列車的時候有人會負責停下它,就算是外星人入侵也不用太過擔心。這些人(?)是我們的救星,但為什麼我們需要被拯救? 因為我們害怕。

如果沒有恐懼,就不會有英雄,若沒有危機,我們就不需要英雄的救贖。光明與黑暗,夢想與恐懼,其實是一體之兩面。

 

不同於前兩次面對的是高科技化的機械裝置,這次的怪物是殺不死,具有高度再生能力的生化部隊。而危機為什麼會發生? 電影以英雄自述的口吻開始,帶著因果論的觀點,認為一切都肇因於自己13年前,一次不經意的小小會面。

因果論是個很有趣的概念,對深受佛教文化影響的我們來說是很好理解的。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或是,報應。可是其實因果是個很 tricky 的東西,在我們對時間的理解仍停留在線性的限制下,總要等果發生了,我們才能以回溯的角度去追因 (retrospect)。可是你要如何確定何者為因? 究竟是前因 -> 後果,還是後果的發生賦予我們對過去事件的詮釋權,讓我們能對過去的事件賦予意義,認為它就是因。

當我們抱著"現在的我會遭遇到這樣的問題,是因為過去的我做錯了什麼事"這樣的想法時,我們是不是陷入了一種迷思:認為自己能夠掌控一切這種自我中心的迷思。例如說我的女友會愛上別人,是因為我沒有給予她足夠的安全感。問題是:1. 你如何確定你的歸因正確。2. 身為一個有自我修正能力的進步人,你如何能保證,在下一段戀情中,若給予了足夠的安全感 (假設做得到的話),你的女友就不會愛上別人可以確定的是,關於這個世界,有太多事是我們無法掌握的。但我們卻常常因為過去的經驗而懲罰自己。有的人會從中汲取教訓,努力改進,祈禱下一次的結果會不一樣;而有的人就在自責的漩渦中溺水了。Tony Stark 認為惡人的出現,是因為自己過去一個不經意的忽視。這個歸因當然有點太... (我想不透怎麼會有人因為一次的放鳥而怒想毀滅世界) 不過當這個自我中心的自大狂開始反省,並著手修正過去容易犯下的錯誤時,見到小男孩滿屋子玩具的那一幕,還是讓我有點想哭。

 

在見識過外星人的力量後,Tony Stark 覺得自己不過是個穿著鋼鐵衣的人。因為自覺無法保護自己深愛的人,所以他每天失眠,然後得了恐慌症。鋼鐵人代表的是美國保守主義的精神,身為資本家,身在軍企複合體的鐵三角中,他以現實主義的眼睛看世界,認為永遠有外在威脅,防禦永遠不夠。有時候,我覺得鋼鐵人就像小布希。自大,粗魯,容易被激怒,然後說出些衝動不得體的話,他們之間的差別可能只在於一個是天才,另一個是__。有趣的是,電影最後的安排是讓原本你所想保護的人,成為拯救你的人。這有點像恐怖片公式中,最後我們總是要靠女英雄來拯救我們。女性代表著生命的力量,所以發明再生藥劑的是女科學家,但是她仍要透過男性的幫助,在男老闆的旗下工作,才能使她的研究實現;女性也代表著保護者的力量,所以最後擊敗壞人,拯救英雄的是女人,可惜的是,女性得到力量的方式仍是經由陽性傳遞的--以被注射的方式獲得轉變。

 

最後我很喜歡的一個觀點是,不管是鋼鐵人還是惡人,他們都是在人生的谷底後強力反彈。對照現實生活中的小勞伯道尼 (Robert Downey Jr.) 在歷經藥物濫用的低潮之後,08年以《鋼鐵人》一片重振事業。雖然絕處逢生 / 觸底反彈這種說法不一定為真,但我還是因此得到了一絲絲的正面與希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歐馬克

OM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